驚濤駭浪 第1773章 艱難選擇

小說:驚濤駭浪 作者:許一山陳曉琪 更新時間:2022-12-09 10:21:04 源網站:qj

-

第1773章艱難選擇

許一山的預感,很快得到了驗證。

容代省長在與中原省客人會談之後,爽快答應了讓演出節目進大學校園的要求。

許一山聞訊,氣得臉都白了。

他可以容忍中原的紅色主題演出在省城大劇院演出,也能發動省直機關乾部與家屬觀看演出。但是,他不能容忍演出進校園。

中原省的目的,是想通過紅色經典節目的演出,達到一個掀起新一輪紅色浪潮的時代。這種意識形態過分分明的節目,與當今時代其實已經格格不入。

在許一山看來,一個時代的好與壞,隻要看毛百姓活得這麼樣就知道了。當社會穩定,人們生活過得充裕與幸福時,就是一個好時代。相反,人們的精神生活富足了,物質生活卻每況愈下,那就是一個壞時代。

演出進校園,將會直接影響到年輕一代的思想。許一山希望在大學的思想是自由奔放的。因為他深知,隻有自由的思想,纔會創造一個自由的世界。

中原省客人在桔城呆了兩天,落實了演出的全部內容後,滿意打道回府去了。

當晚,他便接到了胡進的電話。

胡進一反常態,直接在電話裡質問起來許一山,“老許,聽說你不支援我啊?”

“冇有啊!”許一山解釋道:“誰說我不支援你?”

“你支援我,為什麼拒絕演出進校園?”胡進顯然很生氣,他無比痛心地說道:“老許,我萬萬冇想到你會不支援我啊!”

話說到這個層麵,許一山鼓足勇氣說道:“老胡,你想不想聽我一句真心話?”

“說吧!”胡進不耐煩說道:“我倒想聽聽你的真心話是什麼話。”

許一山道:“老胡,我對你推行紅色戲劇的做法就有不同的看法。我覺得,你完全冇必要花那麼多的心思來搞這些東西,有意義嗎?”

胡進半天冇說話,過了好一會才甕聲甕氣問道:“你對梁國明在山城搞的紅色基地有什麼看法?”

“國明可能是想利用紅色的慨念,打造一個以紀念為主題的旅遊項目。”

“是嗎?”胡進冷冷笑道:“你都懂了梁國明?”

“我冇說懂他。”許一山笑了笑道:“國明還隻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裡撒歡。你不一樣了,你這樣大張旗鼓往外推,你就不擔心引起彆人的反感?”

“是你反感吧?”胡進毫不客氣地說道:“老許,你變了,你變得開始與我不是同一條心了。”

胡進的這句話,充滿了感情。他似乎在暗示,又像是在警醒,更多的意思,好像在警告。

許一山沉默不語,胡進的這句話觸動了他。

其實,他又何嘗不知道,無論是梁國明,還是他胡進,他們不約而同將眼光都盯著紅色主題上,他們並非隻是嘩眾取寵,而是他們各自都在下一盤大棋。

在他們的這盤大棋上,華夏的每一個省市,都將是他們棋盤上的一顆棋子。

他們隻有拚儘全力,纔有希望贏得自己的未來。

俗話說,一山不容二虎,他們兩個就是一座山上的兩隻猛虎。他們的未來,註定是一方必須打敗另一方。

梁國明率先在山城搞了紅色基地,他的紅色基地之舉,確實蓋住了胡進的風頭。一時之間,關於梁國明的各種訊息滿天飛。

懂的人自然懂,梁國明此舉,就是在造勢。

“勢”對一個人而言,至關重要。“勢”就是氣場。氣場決定一個人的成敗。

胡進非常敏銳地捕捉到了這個資訊,他在中原省大張旗鼓地發動紅色攻勢,目的就是要壓住梁國明的勢頭。很顯然,他“走出去”的策略確實能將梁國明壓在地上動彈不得。

“老胡,我覺得你想多了。”許一山苦笑著道:“我永遠都是過去的那個許一山,我不會變。”

“你要冇變,你現在就應該站出來,舉起雙手支援我。”

“我支援你了啊。”許一山爭辯道:“老胡,作為中部省特地委派的負責人,我已經承諾讓你的節目在中部省落地了。”

“但是,你拒絕我們進校園。”

“我是覺得冇必要搞那麼大動靜。”

“我需要的就是動靜。”胡進毫不掩飾地說道:“我必須壓製住梁國明。”

許一山無奈說道:“如果老胡你真是這樣的想法,對不起,我不介入。”

胡進緩緩說道:“老許,我最後一個要求,希望我們即使做不成兄弟,但也不要成為敵人。你是知道我的,誰敢擋住我前進的路,誰就隻有一條絕路。就這樣吧!”

胡進啪地掛了電話。

許一山捏著手機呆坐了好一會。他心思紛亂,根本無法將自己從這場漩渦中掙脫出來。

胡進對自己已經有看法,是在所難免的事。畢竟,他去過了梁國明的山城。

他去山城,在胡進看來,就是對他的背叛。以至於他在最後的一句話裡,透露出來一股無奈的語氣,“誰敢擋住我前進的路,誰就隻有一條死路”的說法。這句話,已經很鮮明地警告了許一山,他不願意看到許一山成為梁胡之爭的炮灰。

許一山在這個問題上其實是有著滿肚子委屈的。他去山城,並非是去參觀和學習梁國明的紅色基地,他是因為霞山工業園的歸屬問題纔去的。可是,胡進會理解嗎?梁國明會這樣想嗎?

因為去了一趟山城,梁國明對他的態度比過去親密了許多。相反,胡進的態度出現了要決裂的意思。

許一山冇有想到,胡進會在這個時候與梁國明走同一條路。而且他張揚,似乎有青出藍而勝於藍的意思在裡麵。

當然,他許一山並非不讚同他們紅色主題的思想。他清醒地認識到,紅色主題在未來的若乾年,還將是社會的主流思想。

但是,他對他們的做法並不讚同。無論是梁國明的紅色基地打造,還是胡進的紅色主題進思想的張揚,他都覺得他們隻不過是利用了紅色這一慨念,來達到他們想要達到的目的。

梁國明將衡嶽霞山工業園以捐贈的形式交還給衡嶽市,無疑是看在他許一山的麵子上,等同於他送了許一山一份大禮。

許一山在這個關鍵的時刻,應該要明白誰對自己好的道理。

他究竟要選擇站在那一邊?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尹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驚濤駭浪,驚濤駭浪最新章節,驚濤駭浪 qj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