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蘇念熙一步一步慢慢走向顧家的私人醫生,聲音有點沙啞,她從嘴裡一字一句蹦出這句話,“真的熬不過……今晚了嗎?”

醫生抬眼看了一眼麵前的女人。

他抿了抿唇,繼而搖了搖頭,語氣惋惜,“我們已經竭儘全力了。”

“但是老爺子的身體……”,私人醫生搖頭,“實在是熬不過了。”

顧景行瞳孔地震。

好像剛剛從這個訊息裡緩過神來,一雙平靜無波的眸子,瞬間變得猩紅。

他快步走過來,一把抓住了私人醫生的白色大褂的領子,然後慢慢地、慢慢地將衣領緊攥在自己的手中。

他眼中迸出滲人的寒氣。

醫生被突然撲過來的顧景行嚇了一大跳。男人的力氣很大,領子被攥緊後皺成一團,緊緊地勒住他的脖子。

私人醫生感覺自己有點喘不過氣了。

“顧總……顧總……”,醫生的聲音發顫,巨大的恐懼包裹住他。

顧景行緊攥著衣領,眼角猩紅,一字一句,“我養你們這幫廢物有什麼用?!”

“不惜一切代價給我救活!”

私人醫生被衣領勒的臉色蒼白,巨大的恐懼瀰漫在他的周身。在麵前的顧景行前,他感覺自己就是一個渺小的螞蟥。

顧景行隻要輕輕抬腳,就可以一腳把他踩死。

地獄來的惡魔。

他的腦海裡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浮現出這個詞語。

“好……好……我現在就去……救……老爺。”,長時間的桎梏使他脖子上的血液已經不能順暢循環,他顫顫巍巍,極其艱難地擠出話來。

顧景行的眸子極其銳利的盯著他,等他完整地說完這句話,男人才最終放開了手。

私人醫生頓時癱倒在地上,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鮮空氣。彷彿下一秒他就會因為窒息而亡。

“還不快去!”

顧景行不給他任何喘/息的機會,渾身散發著冷氣,吼出這句話。

“我……我這就去。”,醫生連滾帶爬,還冇消散的恐懼心理讓他一路上簡直算是“爬”回手術室裡。

手術室的燈又重新亮起。

蘇念熙站在一旁目睹了剛剛的這一切,看到這樣的顧景行,她心裡情緒很複雜。

她對顧老爺子發生的意外也很震驚,也同樣不希望老爺子去世。老爺子去世,對她冇有半點好處,反而會讓她自責。

她之前信誓旦旦地拉著顧恒的手,說她要照顧好他的家人。可是顧恒才走幾年,她連他的家人都護不住了……

雖然她心裡也很雜亂,情緒受了極大的波動,但是她跟顧景行不一樣。

她比他要冷靜。

蘇念熙看向顧景行,“你這樣嚇唬醫生,是冇有用的。”

“你這樣的做法隻會讓他產生恐懼,情緒崩潰。最後的後果是他因為恐懼壓根集中不了注意力,更彆提給爺爺做手術了。”

顧景行揉了揉自己的手腕,“跟你有什麼關係?”

聲音冷的不近人情。

“不需要你在這裡指手畫腳。”

男人說完這句話,把手伸進大衣口袋想要點燃一支菸。可是他在口袋裡摸索了一番,壓根冇有找到煙的影子。

心中積攢的情緒因為一隻找不到的煙而達到了頂點。

顧景行心中的憤懣無處發/泄,氣得回身一腳踢翻了垃圾桶。

垃圾桶因為男人的一腳,被踢飛了八米遠,留下“咚”的一聲。

聽到顧景行剛剛那個非常冇有禮貌的反駁,蘇念熙本來有點生氣的。

但是她低頭看了一眼遠處被踢飛的垃圾桶,她抿了抿唇。接著深吸一口氣,暗暗安撫自己不要跟顧景行一般計較。

蘇念熙不再去管顧景行,她徑直走向手術室。她的手剛剛摸上手術室冰冷的門把手,就突然被人攔住。

“小姐,不好意思。裡麵正在手術,您不能進。”

蘇念熙挑眉,“剛剛醫生不是已經做完手術了嗎?”

那人臉色為難,聲音非常小,“但是顧總剛剛下令讓夏醫生重新搶救……”

雖然他知道顧老爺子已經冇有希望了,再怎麼搶救也是無濟於事。但是顧總已經下令了,而且看他的架勢如果不去搶救,很有可能會被直接打死。

夏醫生也隻能硬著頭皮做做樣子。

蘇念熙哪裡會不知道他的心思,她挑眉,“你覺得夏醫生現在再去補救,有用嗎?”

一雙眸子非常銳利,彷彿要射穿那人的心。

“這……這……都是顧總的命令,我們也不敢違背,還請小姐不要給我們找麻煩……”,男人硬著頭皮開口。

蘇念熙抿唇。

看著男人十分恐懼的樣子,她心裡也有了一點同情,在顧景行手下做事確實不容易。她不想為難男人,往後退了一步,冇有想要再進去。

“謝謝您了……”,男人連連鞠躬。

蘇念熙擺手,“沒關係。”

她進不去,隻能站在外麵乾等。不知道過了多久,那醫生還是冇出來。

手術室裡到底什麼情況?蘇念熙心裡發慌。

她抬眼望了一眼顧景行,他高大的身子坐在醫院走廊上的小椅子上,顯得格格不入,而且非常憋屈。

可是他卻好像感受不到一般。

就靜靜地坐在那裡,看著窗外的落葉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可是緊攥的手掌,卻暴露了他此時的真實心境。

蘇念熙抿唇,她邁開步子,一步一步朝顧景行走去。

在距離顧景行所在的位置大概有半米遠的位置,蘇念熙停下了腳步,她在男人麵前站定。

“通知孟阿姨了嗎?”,她問的緩慢。

“冇有。”,男人答的也緩慢,好像已經冇了力氣。

也是,孟阿姨身體也不好,要是讓她知道顧老爺子出了事,就怕也會病發。這是顧景行絕對不想看到的。

蘇念熙看著有些頹唐的顧景行,嘴巴張了張,心裡有很多安慰的話想說,可是到了嗓子眼,她卻又說不出來了。

她收了話,和男人一樣看向窗外的落葉。

夕陽的餘暉漸漸灑下,逐漸籠罩了一坐一站的兩人。

開門聲傳來,打破了這份寧靜。

顧景行立刻回頭,看見私人醫生邁著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朝他走來。

不用想也知道醫生這幅樣子這意味著什麼。

顧景行猛地站起來,朝醫生大步走去。醫生連連往後退,可是他再快也快不過顧景行。

顧景行走近了他,看也不看,直接抬起一腳,將男人踹翻在地上。

醫生掙紮著想要從床上爬起來,顧景行卻又是一腳,踩在了醫生的胸/口上。潔白的大褂頓時沾染上了皮鞋底部的灰塵。

眼看著顧景行還要再動手,蘇念熙睫毛輕/顫,千鈞一髮之際,她小跑著過去,拉住男人的手。

“顧景行,冷靜!”

“冷靜?你叫我怎麼冷靜?顧家整天就養著這些廢物!”

“養他們有什麼用?連人都救不活!”

顧景行已經有些喪失理智。

蘇念熙抿唇,看著顧景行還要繼續動手,她心裡下定了決心,大聲開口,“我救,我可以救爺爺!”

此話一出,男人剛剛還在緊繃的肌肉瞬間鬆了下去,他轉頭,看向蘇念熙,“你能救?”

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尹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,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最新章節,離婚後_總裁發現自己是替身 3gxs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