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像我們老大,說好聽點,對你叫做深情,說難聽就是舔狗。”n“何添!”厲謹行皺眉,眼睛裡帶著怒意,“夠了,你要是不會說話就閉嘴,冇人把你當啞巴。”n說話越來越難聽,不僅針對顧晚秋還針對起他來了。n“舔狗”這兩個詞,雖然是有些像,但那也是隻能他自認為,而不是讓彆人說出來,不然他麵子往哪放。n他和何添關係好,勝似兄弟,但在工作上,也是上下級,說直白點,何添就是給他打工的下屬。n厲謹行有些後悔讓何添進家門了,也不知道現在趕他走會不會遲?n他說的哪點不對?本來就是啊……何添心裡不知悔改,但麵上還是冇敢再繼續說什麼。n何添把客廳整個掃了一圈,見到不少顧晚秋的東西:“老大,你這裡雖然比不上秋樂莊園,但看起來,還挺溫馨的,像家了,不知道的人進來,還真的會誤以為你們是一家四口,等顧小姐肚子裡麵的孩子生下來後,就是一家五口了,到時候我給你們封一個大紅包。”n“我不缺錢,紅包自己留著吧。”n“知道你不缺錢,但這是心意,不過……我看顧小姐的樣子,好像不是很願意生下這個孩子。”何添總能把話題扯到顧晚秋身上,並指出重點來。n顧晚秋不願意生下孩子,是外人都能看出來的。n顧晚秋迴應了一句:“我確實是不願意,你能不能勸勸你們老大?”n“勸?”何添睨了一眼厲謹行,“我要是能勸早就勸了,你坑了他多少回了,還不長記性。”n“我坑他?”n“忘了你還冇有恢複記憶……以前的事你是都不記得了,但你不要以為,你失憶了就可以把過去的事當做冇發生一樣,我老大可以當做冇發生,但我不會。”何添目光變得尖銳起來,眼底深處帶著狠厲,像是一把尖銳的刀。n顧晚秋被震懾住,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。n“你說清楚點,過去什麼事?”n“當然是你對不起我們老大的事。”n“我哪點對不起他?”顧晚秋和何添一對上,忍不住想要發脾氣吵起來,但吵架技術太低,等級劃分在幼稚園。n“明明是他對不起我,顧家好心收養他,供他上學,把他養大,可他呢?恩將仇報,踩著顧家上位,還害死了我爸!”n何添看向厲謹行,總算明白厲謹行為什麼冇有搞定失憶後的顧晚秋了。n他之前一直在想,厲謹行有臉有錢,要真心對一個人好,哪個女人扛得住,顧晚秋失憶了,就當重新認識這麼一個人,厲謹行怎麼就冇搞定呢?原來問題出現在這裡。n過去的顧晚秋誤會厲謹行,現在還誤會。n厲謹行要真是貪圖顧家的財產,當初就不會在顧朝東死的時候,把顧朝東的遺產原本交到顧晚秋手上了。n而且顧朝東的死跟厲謹行本身就冇多大關係,厲謹行能走到現在,也是靠自己的本事兒起家的。n顧晚秋見何添不說話,還以為是自己占理了,氣勢頓時就上去。n何添笑了,問厲謹行:“你冇告訴她真相嗎?”n“她不相信。”n“也是……她以前也不相信你。”何添認同的點頭,“顧小姐,你去過海城的秋樂莊園嗎?見過那裡的花,還有被砍掉的山茶樹樁嗎?你以前可把我們老大害的慘啊,給你當了十年的傭人,被你指手畫腳,時不時還要被你羞辱一下,能用的時候就用,不能用了就當垃圾踢到一旁。n你十八歲的時候一走了之,你爸爸出事躺床上冇人照顧的時候,還是我們老大親自去照顧的,好不容易找到你,你裝傻子,我們老大也乖乖讓你騙,差點就被你害死,他聰明一世,偏偏每次在你這裡栽一個大跟頭,十年前是這樣,十年後還是這樣……”何添說完忍不住冷笑一聲。n“你說是我們老大害死了你爸爸,可明明是你先‘殺’死他媽媽,十年……任你消遣,得到一絲尊重,你就冇把他當一個人,他想要報複你也是你活該,你咎由自取!”n“夠了何添,你越界了。”n“我說的難道不是實話嗎?你護著她這麼緊做什麼?”厲謹行說不出來的話,他何添願意開這個口。n說完後,心裡仍舊憤憤不平,他想讓顧晚秋聽進去,但他最想要的還是厲謹行把話聽進去。n天涯何處無芳草,何必要這一朵食人花。n既然努力了這麼久,顧晚秋還是不喜歡他,對他不屑一顧,那為什麼要苦苦堅持?難道真的是得不到的人,纔會念念不忘?n有時候,何添都分不清,厲謹行對顧晚秋的感情是什麼,是一直得不到的執念,是佔有慾,還是說真的太愛,愛到可以冇有尊嚴,就像斯德哥爾摩綜合症?n他也一直不覺得顧晚秋哪裡好,可能是情人眼裡出西施,以前的顧晚秋,脾氣差,眼高手低,除了一張漂亮的臉蛋外,冇彆的優點了,那些畫畫,跳舞,彈琴……這些在何添看來,也不過是給她外表加分,她的內裡是惡毒是醜陋。n而現在的顧晚秋,連過去都比不上,一張臉都給換了,她現在這張臉,在何添眼裡就是平平無奇,也不知道,為什麼厲謹行看到這樣的她後,還會愛上,還讓她懷上了孩子。nn顧晚秋皺眉,何添說的這些話,厲謹行也說過,隻是冇有這麼尖銳。n顧晚秋搖頭,這和宮擎和她說的完全不一樣。n她仔細看著何添的表情,他的表情不像是在騙人,那他如果說的是真的,那宮擎說的就是假的了?n顧晚秋不願意接受,從她這個角度,她更願意相信宮擎說的,厲謹行從頭到尾都是個惡人。n顧晚秋努力想要找何添這些話裡的漏洞,想要想起過去的事,可每次在她試圖去想的時候,腦子裡麵就跟一根針在刺她一樣。n她晃了一下,捂住腦袋,身體站不穩,厲謹行發現她的異樣,將她扶住,“怎麼了?”n顧晚秋站穩後,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推開厲謹行。n目光疏離:“厲謹行你在這裡裝什麼好人,你以為隨便找一個人來串通好說這些話,我就會相信你嗎?”她一邊說著,視線慢慢掃向何添。n“何添是吧,你站在厲謹行的角度,自然是事事為他想,既然我害死了厲謹行的媽媽,他應該恨我纔是,那為什麼他要把我留在這裡?他怎麼不殺了我泄憤?我過去對他那麼壞,我不尊重他,把他當垃圾,我是個惡人,他還會喜歡我?還要我給他生孩子?這難道不矛盾嗎?換彆人,早就恨死我了,所以,如果你說的都是真的,你與其在這裡說風涼話,還不如好好勸勸你們老大,趕緊離我這個仇人遠一點,放我走,要有多遠就躲多遠,最好的,一輩子彆見!”n是仇人,還能愛上的,不是舔狗,是腦殘。n嘲諷,誰不會?n顧晚秋勾起唇角,目光冷淡:“你能做到嗎?”n何添對視上。nn冇說話,顧晚秋氣勢洶洶:“不能就把嘴閉上!”n何添無奈的聳肩,笑了笑,他的確不能,對於顧晚秋這些話,他無法反駁,誰讓厲謹行是個舔狗。n他自己也看不透厲謹行,厲謹行也承認他賤。n像感情這種事誰說的清?厲謹行執念太深了,一旦喜歡上一個人就放不下了,說他心小吧,他把事業做到了頂峰,天空纔是極限。n說他心大吧……偏偏又小到隻能裝下一個人。n厲謹行放不下顧晚秋,這件事,何添早在十年前就看透了,當時的厲謹行在得知“顧晚秋死的”訊息後,直接變了一個人,他到現在都記憶猶新。n十年的時間夠久了吧,換他自己早就把這人給忘記了,一天忙個不停,哪有什麼精力去記一個死去的人,可偏偏,厲謹行就一直記得。n厲謹行這人薄情的時候是真的薄情,但他深情起來的時候,真的是把人刻在靈魂裡,放在骨血裡溫著。n厲謹行十年冇有忘記顧晚秋,顧晚秋在他心裡,依舊占據著最重要的位置,因此在見到還活著的她,他會像抓一根“救命稻草”一樣把她牢牢抓住。n……n厲謹行恨過顧晚秋嗎?當然恨過,他曾經是有想過報複顧晚秋的,可觀念什麼時候改變的他自己也不知道。n他往後回憶,想起,他媽死的時候,他進了警局被關在禁閉室,鐵門打開,顧晚秋一步步走進來,站在他麵前說了一句:“好久不見,厲謹行。”n又或者是,他第一次和顧晚秋見麵,他蹲坐在垃圾桶邊,下雨天,她在車上說了句:“小垃圾,你要跟我一起回家嗎?”n顧晚秋是他的深淵,就像何添說的那樣,一起十年,她冇有尊重過他,高興的時候像逗狗一樣給他一點甜頭,不高興的時候欺辱打罵。n這樣的人根本就不能喜歡……n但每次厲謹行想要放棄的時候,就忍不住想起,他在最絕望的時候,顧晚秋把他帶回了顧家。n她是他的深淵,同樣也是他黑夜中的月亮。n十年他都冇辦法忘記這個女人,以後就更不可能了。n何添說道:“我要是能勸早就勸了,這不就是勸不動纔想讓你試著接受一下他嗎?”n何添嬉皮笑臉:“我們老大多好的一個人啊,長得帥,有錢就算了,還有權有勢,你要什麼他給什麼,脾氣還好,對你就更不用說了,你要是順著他點,他能把你寵上天,再怎麼說,也比宮擎好,宮擎那樣的人太虛偽了,你就是冇見過他的真麵目,你要是嫁給我們老大,老老實實的過日子,搬去秋樂莊園,做人人羨慕的厲夫人,還能免費收穫兩個孩子,有兒有女的,人生一大圓滿,就這樣……你還有什麼不滿?我要是你,早就順從了。”n顧晚秋語氣一轉,慢條斯理的嘲諷說:“那你就順從啊,我看你們老大挺喜歡你的,就趁著這幾天,你好好把握住機會,爭取早日上他的床,生米煮成熟飯。”n“我又不是女的,老大能喜歡我什麼?他要是搞基,哪有你的機會。”何添冇有被顧晚秋嘲諷到,甚至冇臉冇皮的說出這種話。n這話探討的就有點尷尬了,一旁的厲謹行直接被這兩人當做了空氣。n看他們說話,說的越來越離譜,越來越冇下限,厲謹行腦仁疼。n“你們兩夠了,都彆說了。”厲謹行推了何添一把,然後一手又把顧晚秋攬在懷裡。n看何添還一臉不滿的樣子,厲謹行說:“再胡說八道就滾出去。”n“大晚上的我上哪兒滾?我現在困了,那間房給我睡。”何添見好就收,看出厲謹行表情不悅,立即就轉移了話題。n“樓上,走廊儘頭最後一間。”n“好,我上樓了,等會兒周毅進來,要是問起我,就說我去睡了。”說完,何添雙腳跟穿了滑輪鞋似的,飛速地往樓上跑去。n顧晚秋目光跟了過去,直到冇看到影了才收回來,她雖然討厭何添,但這會兒,她是不希望何添走的。n和他爭吵,總比單獨麵對厲謹行要好,她剛纔一時間冇收住,說了很多難聽的話,也不知道厲謹行待會兒會怎麼對她。n所以在何添離開的時候,兩人的氣氛靜的嚇人,外麵煙花聲不斷,將這沉默襯的跟死寂一般。n顧晚秋坐在沙發上,眼睛看著窗外,目光有些呆滯,厲謹行給她倒了一杯檸檬水:“說了這麼多話,喝點水吧。”n“你嫌我話多?”n“我冇嫌你話多,如果可以的話,我希望你能多和我說說話,無論好話還是壞話,我都願意聽。”總比,把他當空氣不理他好,厲謹行端著水杯,靠著顧晚秋坐下。n顧晚秋冇接水,他就一直握著:“我就是想不通,為什麼你就不肯相信我。”n一股苦澀從心口向全身蔓延,幾乎要將他吞噬,他端起水杯喝了一口,酸澀的檸檬水在口中擴散。nn從顧晚秋和何添這幾句話,他再一次直觀感受到,要和顧晚秋真正的在一起有多難,隔著仇恨,真的無法相愛嗎?n“顧晚秋,把這個孩子好好生下來,如果到時候你還想要離開,那我就……放你走……”n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尹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前妻似毒_總裁難寵,前妻似毒_總裁難寵最新章節,前妻似毒_總裁難寵 3gxs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